演武场上,无名站在刀皇身边。

刀皇此时早已被修理的没有了脾气,沉默寡言,早已没有了前几日的嚣张。

其实刀皇当日算准了聂风不会杀自己,所以才敢嚣张,可是到了无名手中之后,刀皇本想着好好合作,谁知道无名根本什么都不问,直接让步惊云和自己切磋拳脚,那不是切磋啊,那可是赤裸裸的殴打啊。

每天被步惊云殴打一番,每次自己都尽力抵挡,然后被打成猪头。

猪头也不要紧啊,可是马上就会有医者给自己医治,然后第二天继续被打成猪头。

谁也不是不怕死,尤其是向刀皇这种表面刚强无赖之人,大多数都还是怕死的。

“刀皇,今日我可以放了你,只要你能打赢我”无名说道。

“无名,你少消遣老子,我连聂风都打不过,怎么可能打的过你?”刀皇说道。

“我也不占你便宜,我用刀,只要你能用刀法打赢我,我就放你走,我承诺施展出超过你的力量,存粹的刀法比拼”无名说道。

“君子一言?”刀皇说

“君子一言”无名回答

“不行,我要让你剑宗所有人前来做见证,省的到时候你反悔”刀皇还是有些小心思的,怕无名反悔,反而让剑宗所有弟子见证,在众多弟子的见证下,即使无名的真的想反悔,也不好意思。

“可以,不过赢了放你走,输了怎么办?”无名说道

“输了,老子任你处置”刀皇说道。

“正好,我剑宗缺少一个刀法教习,你且先入剑宗教刀法吧”无名说道。

“好,老子答应了”刀皇想也没想就答应了。毕竟无论输赢都比现在每天被人打成猪头要强。

一个时辰后,剑宗演武场。

近几日剑宗弟子又增加了几人,皆是慕名而来,无名让秦霜则优秀之人收取进入后山,成为外门弟子。一时之间,剑宗弟子已经有三十余人了。

刀皇居于演武场北,无名站在演武场的南边。

令众弟子惊讶的是,一项是用剑的宗主,今日居然拿了一把刀。

“今日,本宗和刀皇切磋一下刀法,尔等好好学习,对日后大有好处”无名对着众人说道。

“废话少说,无名开始吧”刀皇喊道。

“天地无情”刀皇上来就是断情七绝中的绝招。

刀光入狱,狠辣霸绝。直接向着无名劈去。

“无情道”无名手持钢刀,瞬间进入无情道。无情道乃是无名的三大剑道境界之一,分为无形道、无情道、无名道、无我道。无情道正好对应断情斩。

遇强则强,无名并没有用特别的刀法,反而用的就是刀皇绝学断情七绝。

一式接着一式。

两道一样的刀光撞在一起,瞬息之间相互泯灭。

“怒斩情丝”刀皇一声怒喝,吼道。

无名并没有说话,无情道之下,无名绝对的冷静,出手无情。

“刀终情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