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眼睛不瞎,自然能看到三楼书房的灯还亮着。

佣人有些尴尬,“冷小姐,您稍等。”

“我可以进去等吗?”

佣人抬头,笑的格外恭敬,但说出来的话却不是那个意思。

“抱歉,不能。”

冷雅欣:“……”

云舒下楼倒了一杯牛奶,听到门外的响动,踩着拖鞋走出来:“发生什么事情了?”

“小姐。”

佣人见到她,越发恭敬:“这位是冷雅欣小姐,想见见二爷。”

冷家的人?

她从脑海中搜索了一下,如果她记得没错的话,冷雅欣就是冷傲天的女儿——

她嗯了一声,眼神里泛着冷意。

自从云舒一出现,冷雅欣就直直的看着她。

果然,是个漂亮的姑娘。

已是深夜,她完全是素颜的状态,皮肤白皙细腻,粉嫩透亮。

穿着一身简单的家居服,格外的清纯干净。

双眸潋滟生辉,让人无法挪开视线。

光从外表,看不出任何不好。

听到云舒的话,她回神,勾唇轻笑:“云小姐,久仰大名。”

她一边说,一边朝着云舒伸手:“我是冷雅欣。”

“云舒。”

云舒伸手,简单握了一下,随即收回手。

“云小姐,我其实一直想和你说一声抱歉。”

“?”

这话,从何说起?

看到她惊讶的样子,冷雅欣温声道:“听雨是我的朋友,之前她做错了事情,我代她向你道歉。”

王听雨?

听到这个名字,云舒就知道事情变得有趣了。

“冷小姐,道歉就不必了,毕竟口头道歉不如实际行动靠谱。”

她顿了顿:“王听雨动我朋友,我就动她!”

她先前还不懂,王听雨为什么要针对她。

现在看来,多半是因为冷雅欣的缘故。

冷雅欣嘴角微僵。

此时,佣人去而复返。

“冷小姐,二爷说夜深了,您请回吧。”

冷雅欣热脸贴了冷屁股,心下格外不舒服,但当着云舒的面,她不想展现出来。

“嗯,其实我早就想到了,这么晚了,我要是和二爷单独相处,可能会让云小姐不舒服,那我改天去公司找他吧,正好我想让他尝尝我的手艺——”

“冷小姐,您今天茶艺几级了?”

云舒打断了她的话,抿了一口杯中的牛奶。

端着千金小姐的架子,张口就是茶味?

这话明里暗里无非透露出两个意思。

第一:云舒小心眼,爱吃醋。

第二:她和傅南璟关系亲密,甚至她要亲自下厨给傅南璟做饭!

见她这么说,冷雅欣状似不经意的捂嘴:“云小姐,对不起,是我失言了。”

“但你出现以前,我和二爷关系一直很好,我也时常去探望,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

“好个锤子。”

秦固翻来覆去睡不着,索性来花园里散心,哪知道看到了这一幕。

这绿茶发言,一下戳中了他的怒点。

他从黑暗中走过来,斜眸看着冷雅欣:“冷小姐,我们家二哥和你充其量就是认识,别说的好像你俩关系很好的样子!”

“想膈应人也要想个聪明点的办法!”

什么东西?

先前二哥都和她说了,别打着他的旗号招摇撞骗。

现在可倒好,找到小嫂子头上了。

冷雅欣被他怼了,脸上有些挂不住。

“小嫂子,你别多想,我二哥和她顶多就是认识,没她说的那么亲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