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瑾小师傅?”醉柳不由试探着叫了一声。

还是没有人说话,周围又恢复了寂静,她只听到了自己的呼吸声。

醉柳心里暗暗叹气,看来这法子是不行了。

“对了,我会唱小曲,你会听你有想听的曲子吗?”醉柳问道,但是还没有任何回应,周围只剩下她自己的声音。

醉柳有些烦躁,只是搭个话而已。

“是不是不管我怎么样?你都不会开门?”醉柳有些生气的跺了跺脚,看来这人真的是油盐不进。

“女施主,还请回!”门内再次传来,怀瑾冷漠不在一丝波澜的声音。

“那要是我磕死在草棚呢?”醉柳发狠的暗暗咬牙。

“请回。”

“你们这些和尚整天就知道念经,举手之劳就能做件大好事的时候,你们又关起门来不理人了,我又不要你偷,又不让你抢,就是开个门而已,说什么佛门慈悲为怀,连这点小事都容不下么?”醉柳有些生气的冷嗤,人们想着这点小事应该不会太难的,谁想到这和尚竟然如此不近人情。

“请回。”

请回?又是请回!醉柳暗自愤恨我讨厌这个词。

“请回,请回,我这辈子听过太多的请回了。

我要是有地方回,还能半夜来求你这个臭和尚,我六岁的时候就被烂赌的爹卖到了王妈妈手里,我娘追来说自己愿意卖身和我换,我妈妈只说哪来的回哪去。

八岁,我好不容易找了一个借口逃出青楼,那时候我已经逃了五次了,我妈妈怕我逃跑,不给我鞋穿,我就光着脚跑,好不容易走了,两天一夜才回到了家里。

跑到家里的时候,才知道家早就没了,邻居说半个月前街道招了火,我家烧的最凶一家人全没了。

我扑倒在烧焦的家里哭的撕心裂肺,有衙役过来跟我说,回去吧,可是我又能回到哪去。

后来他们告诉王妈妈,我又被带回到了喜红园,那时候一顿好打我妈妈抽断了好几条棍子,没去了半条命。

那时候我就明白了,我也没再跑了,因为我已经没有家可以回了。

鸟有巢,和尚有庙,连路旁的流浪狗都有窝住,而我呢?什么都没有了。

喜红园就好像是一个买卖市场,而我就是王妈妈那市场里面的货,任人挑选买卖,那能叫家吗?

你让我回,可是我能回哪去?如果你能告诉我回哪去,有个地方那我就回去!”

醉柳坐在草坪前面的木阶上,回忆起了自己的一生,一边说一边哭,说着说着,越说情绪就越失控。

“真丢人,想着说点儿惨事,让你同情我,竟然真的把自己说哭了。”醉柳抬起头,望着天空深深地呼吸了一下,擦去了眼中的泪水,努力的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情绪。

将眼泪慢慢的压了下去,然后强壮微笑。

嘴角扯出了一个冷笑,这世道就是这样弱者的眼泪永远不会得到同情,只有强者才能够微笑也会有人附和。

醉柳估计为她刚才的失态有些自嘲。

“诶,和尚我怎么做别的你的声音有点耳熟呢?其实我不是故意套近乎,是真的觉得有点耳熟而已,我们以前是认识吗?”醉柳擦干了眼泪平复了,心情努力调整了一下声音。

“怀瑾受师傅之命守住这道门,是绝对不会开的。”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怀瑾只是淡淡的说道。

“你不开门,我就不走,草棚前面的木阶还挺凉快的,我就在这等着,等到天亮了到时候看你出不出来?”醉柳打定了,主意我就不信等天亮了,你到时候还不出来。

这时候夜越来越黑,她只觉得自己的心也越来越冷。

“好困,真是的,怎么突然会这么困?”醉柳坐在台阶上,只觉得眼皮子一搭一搭的,怎么也睁不开,眼睛不自觉的慢慢的合上,她靠着草棚的木门渐渐地沉沉的睡了过去。

然后,她又做了一个梦。

“我……这是在做梦吗?”醉柳醒过来之后,发现自己身在一片黑暗之中,什么都看不到,感觉只有半分清醒,却像是有谁在推着她,推着她往钟声那里走。

有一个遥远的声音响起。

“钟声响,得永生……”

听到的声音,感觉离自己非常的遥远,却能够无比清晰地感觉到,但是她本能的抵抗这个声音。

“不!我不要去,我不要被勾走魂儿。”醉柳争扎着,此时的她一时感觉无比的清醒,她不想死不要死。

“得永生,快……”

那声音似乎感觉到她的抵触,变得急躁起来。

“不!别———我不要——”醉柳摇了摇头头惊恐的叫道,她努力保持着最后一点清醒,因为她知道如果一旦失去意识,就会死。

“钟声响!得永生!快走!走!”那遥远的声音一直催促着她身后,似乎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在不断的推着她前进。

“走!走!走!钟声响,得永生。”那声音不断地催促着,她似乎看到身边渐渐浮现出一个女人的样子,如果不是她也被终身吸引着的话,她根本就发现不了。

那声音不断催促着她,还不停的呢喃,声音跟远处的声音混合在一起,使她的意识渐渐变得模糊了起来。

“钟声……响……得……得永生……”

醉柳也跟着喃喃自语,慢慢的她的意识越来越薄弱,也跟着一起念,慢慢的他只觉得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走!………走!走!”

很快她也丧失了意志,嘴巴机械式的说着,身体也不由自主地向大钟靠近。

“大钟?!”

突然,意识似乎回来了一缕,有那么一瞬间,她意识到了什么,感觉那遥远的声音似乎又响起来了。

“钟声响,得永生!得永生!”随着声音的响起,她的意识又变得涣散,随之失去了意识,跟随旁边的女人们一起往前走着。

“得永生!得永生!只要摸到它,我就能得到永生。”她嘴里喃喃自语,很是坚定,似乎面前的大钟有魔力一般,在号召着众人。

“得永生!得永生!”

周围无数的女人喃喃自语,前面的陌生的女人走到钟前面,摸了摸大钟。

然后那陌生的女人,就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得到永生?!我……也会。”醉柳的意识似乎回来了那么一丝,她看着前面消失的陌生女人有那么一瞬间的呆滞。

随后周围又想起了。

“得永生!得永生!切勿徘徊。”一个急切的声音传来。

随便耳边声音的响起,她又陷入了无意识中。

耳边急切的声音催促着她,驱使着她往前。

慢慢的伸出手,抹向了大钟。

她的手抬起来了,慢慢的抬了起来。

我也要得永生,她心里一片空白,只有这一个念头。

“住手!!!”

在她就要抹到大钟的那一霎那,黑暗中出现了一双手,紧紧的抓住了她的手腕。

那只手上传来的温度,让她陡然的恢复了些许的意识。

“不———我不要摸那个大钟!”

醉柳此时脑中只有一个念头,他整个人用力地挣扎往后退去,眼睛猛地睁开。

当她睁开眼睛之后,才发现周围的景象渐渐地清晰的起来。

她看到了一个眉清目秀的脸出现在她的面前,那你还年轻的面孔有些熟悉,但是她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到过?

“已经没事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