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不管刘若华怎么诱惑,御珵一一点反应都没有,因为御珵一早就呼呼大睡了。

“躲得过初一你躲不过十五,我就不信你对我一点也不动心!”刘若华摘掉头上的钗环,独自到床上休息了。

绪之澜感觉身上的血都不流动一样,要是刘若华只是为了报仇,为什么还要主动的诱惑御珵一,显然她是喜欢御珵一,想得到御珵一。

就算御珵一再喜欢她,能不能禁得住这样的诱惑?他们现在是名义上的夫妻,做什么都是理所应当的,反到是她,好像是个第三者一样。

浑浑噩噩的出了将军府,什么危险现在全然不顾了,到是被人杀了更好,省的活受罪。

不远出有一个亭子,在寂静的夜晚显得特别适合她现在的心情,看看手中的这壶烈酒,在那里大醉一场在合适不过了。

走进亭子,坐在回廊上,靠着有些冰冷的柱子,烈酒顺着喉咙,一点点的流到那颗伤痕累累的心里,那种痛苦是她从未体会过的,迷茫,四处都是迷茫,到底对还是错,她真的没有决断的本事。

迷迷糊糊的时候,她觉得自己靠在一个人的肩膀上,是,齐默轩。

“之澜,你怎么独自一人在这里喝酒,有危险怎么办?”齐默轩拿熟悉的关怀中带着责备的声音,是那么的让绪之澜温暖。

“轩哥,你怎么也在这里?”醉酒的绪之澜已经不再去想称呼的事了,就这样叫吧。

“天冷了,我送你回去吧。”齐默轩其实不想跟绪之澜过多的纠缠,他怕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

“轩哥,你是不是娶了表姐就不拿我当朋友了,陪我喝酒不好吗?”要不是酒精的作用,绪之澜绝对不会这么说。

“好,我陪你。”齐默轩摆手让身后的禁军把随身的酒葫芦拿过来。

“之澜,今天我陪你一醉方休。“齐默轩不知道如今是个什么心情,喜之喜有机会在绪之澜最失落的时候陪在她的身边,忧之忧他已经娶了南宫凌,这样是否合适。

“轩哥,他跟别的女人入洞房了,我该怎么办啊。”绪之澜边喝酒边哭,酒,就是能让她毫无顾忌的哭出来的东西。

这个时节,齐默轩根本就忍不住,把绪之澜抱在怀里,安慰道:“之澜,别怕,你还有我。”

“有你有什么用,你都娶了表姐了,呵呵,呵呵。”绪之澜又哭又笑的。

“之澜,只要你愿意,我做什么都可以,宁负天下人也绝不负你。”齐默轩内心最希望的莫过于绪之澜答应跟他在一起,他即便对不起南宫凌,被万人唾骂也值得。

人,谁还没有一点自私的想法?

“你别胡说了,你是表姐的男人,我怎么能抢呢。”绪之澜把齐默轩的手推开。

“我,我从来都没有碰过她,我心里只有你。”齐默轩坦言。

“你别傻了,我不值得你为我守身如玉,我又不是什么贞洁烈女。”绪之澜从来就没有隐瞒过这一切。

“那又如何,我不在乎。”齐默轩也从来没有在乎过这些。

“轩哥,谢谢你陪我喝酒,听我说说心里话,我们,仅此而已了。”绪之澜就算喝醉了,也知道齐默轩是南宫凌的男人。

“今日你再叫我轩哥,我就知足了。”即便如此,齐默轩的心里也有了一丝丝的满足。

“行了,你只要知道你应该对我表姐好点就行了,好好的爱她。”绪之澜踉跄着走下亭子。

齐默轩不能亲自跟着,就派两个心腹的禁军暗中守护绪之澜的安全。

就要天亮的时候,齐默轩才回到上注国府,南宫凌还没睡,就这么等了齐默轩一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