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咏诗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他们赌局的见证人。

而在和邵咏诗熟络一点后,西蒙对他便不那么冷淡。

之前因为邵咏诗那平均分以下的外形条件而产生的轻蔑和偏见,在交谈深入之后,逐渐消失。

“哦,快开始了!”邵咏诗看到舞台幕布后有人影晃动,不由得喊道。

加斯佩克和西蒙也马上打起精神来。

他们是在非常靠近舞台的位置。

这里全是站席,没有座位,但票价比座位还贵。

不过还是很值得——因为能近距离接触到表演者,近距离欣赏到那些或劲爆或优美的表演,感受美轮美奂、独具匠心的舞美效果。

当然其实还有更好的位置,不过那些都是受到特别邀请前来的,音乐界、娱乐圈的重要人物,社会名流,超模、名媛,篮球、冰球、棒球明星等。

不止是他们发现了,附近的观众其实都注意到,舞台后影影绰绰,却又看不太分明。

西蒙凝视片刻后说:“我本以为会有伴舞。现在看来,没有伴舞,倒是有一支交响乐团。那边是什么?好像有不少人,或许是合唱团。”

“WOW,酷,这首歌应该会很有气势。西蒙,你等着被震撼吧。”加斯佩克笑道。

“看我口型,NO-WAY!(不可能!)”

“等着瞧。”

就在这时,钢琴声响起,将西蒙到了嘴边的话堵了回去。

不知为什么,仅仅只是几个简单的音符,按理说还根本听不出好坏,但他们的耳朵就被牢牢地抓住了。

或许是因为,写这首歌的人,叫做海明威吧。

很快,小提琴和别的乐器也汇入进来。

小提琴用单音符演奏,快速而节拍稳定,让人脑海中浮现出军队前进的感觉。

蓦地,一个显得轻灵、就像圣女在向懵懂的世人宣讲神之旨意的声音响起。

“Hereweare,Ridingthesky”(我们在此,翱翔于天际)

仅仅只是这么一句,就让隔得近的观众,浑身打了个激灵。

一些人,比如西蒙,甚至手臂上起了鸡皮疙瘩。

就像是在炎炎夏日的午后,你在饱食之后,恹恹欲睡。

这时忽然有人将一块小冰块塞进了你的脖子后面。

湿漉漉,凉飕飕,让人一下子就精神抖擞起来。

“史诗!”加斯佩克和西蒙几乎同时低呼。

说完他们对视一眼,会心一笑。

同为懂音乐的人,所谓知音,便是这样了。

闻弦歌,而知雅意。

仅仅只听了一个开头——不,甚至连开头都还没听完,他们就作出判断,这是一首史诗风格的曲子。

何谓史诗风格的曲子?

大气磅礴,立意高远,震撼人心,让人情绪激昂。

往往让人头皮炸裂,心潮澎湃。

当然,海明威的这首歌,究竟能不能当得起“史诗”之称,还得再听。

不是所有号称史诗的,就算得上真正的史诗。

就比如说,“史诗”,绝非是写一段历史(包括架空历史),就能叫做是史诗的。

而必须有那般气势,要足够恢宏。

描写的虽是人的悲欢离合,但超脱于人的悲欢离合。

要让读者看到更宏大、高于其上的东西。

在里让人感受到更高的意志,对天意,对命运,对神灵有所敬畏;或者让人感动于人类的一些普世的东西。

某种精神,某种特质。

“史诗”一词,最初指的是用诗歌来记录历史事件,咏唱英雄赞歌——这两者往往是同一回事。

因为在上古时代,所谓历史,往往就是英雄史。

比如,著名的苏美尔史诗“吉尔伽美什”,可以说这是西方文明的源头,包括一些后世宗教信仰的雏形、包括洪水灭世的传说等,都能在这部史诗里找到影子。

比如写古希腊文明的“荷马史诗”,伊利亚特和奥德赛。

比如北欧文明的萨迦。

这些史诗的主角,都是英雄。

吉尔伽美什,奥德修斯,阿喀琉斯,埃阿斯,拉格纳,哈拉尔……都是人们耳熟能详的英雄。

这些人物,往往是在历史上确有其人,但却是把诸多同时代其他人的英雄事迹都安放在这少数几个英雄身上,将他们半人半神化了。

“史诗”的历史观,是英雄推动历史进程。

而其内容,往往是恢宏大气,介乎于现实和幻想之间,情绪高昂,赞美人的伟大品格和事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