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易逝。

一转眼三月已尽。

整个衙门的衙差连轴转,再加上户部的官员也是昼夜不歇,又加上两万人马从旁协助。

二十个日日夜夜的全力以赴,就是没有找到袁琴的人影。

金陵城中倒是查出了一匹没有户籍的不明人。

但是这些人老的老小的小和袁琴根本对不上号。

面对这样的结果,梁王广震和苏勤只不得上报夏承佑。袁琴可能已经离开了金陵城让夏承佑下旨各地严防死守。

接到梁王的书信,夏承佑也是很恼火。

“皇祖母,您说他是不是故意的!就一个龙金凤而已,他们这么多人,怎么就能让人跑了呢!”

“自然不会!”夏太后叹气,“龙金凤谋害的可是广毓,梁王就这么一个儿子,他比谁都更想拿到龙金凤为儿子报仇呢!拿不到只能说明龙金凤和鬼医太过狡诈!再者就是他们背后还有势力!”

“若是龙金凤出了金陵城,那就更不好找了。天大地大的,找一个人还不是大海捞针的。再说了,如今百废待兴的,因为她一个人让各地严防死守的,搞得人心惶惶的,划不来!”

“嗯!”夏太后点头,“明面上自然是不好下旨的,不过可以暗中差人去捉拿!奶奶倒是有个主意。”

“奶你您说!”

“换做你是龙金凤,你最想做的事是什么?”

夏承佑一愣随即道:“报仇!”

“广毓,齐王,你姐姐,都是他的仇人不假,可是我们才是她最大也是最想对付的仇人!他们那边已经打草惊蛇了,若是龙金凤还活着,下一个目标就是我们了吧!与其等着她来复仇,还不引蛇出洞!”

“奶奶的意思是?”

“选秀!”夏太后望着夏承佑道,“你虽已经封了两个贵妃,但是后位空悬,妃位也不足。我们祖孙二人单力薄的,你承载着整个江山社稷,不如早点开枝散叶!另一方面,那个龙金凤肯定会趁此机会混入宫里。到时候我们再对付她就是了。”

“这……”夏承佑迟疑了片刻后点了点头,“长痛不如短痛!就依奶奶的。”

四月芳菲。

大夏皇帝颁发圣旨,全国选秀。

不论门第,不限地域,只要年纪在十四到二十之间未嫁女子均可报名。

优秀者入宫为后妃,即便成不了娘娘只要自愿也可以入宫为宫女。年满二十五便可放出宫来,自行婚配。

六月底前为报名期。

礼部会派专职官员赶赴各地府衙州县接受报名。

七八九三月为评选期。

十月入选者则由礼部官员带领入京。

名额不限,择优选拔。

很快加盖着国玺的文书传达各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